2018年夜饭 & 猪肉糯米酿油豆腐

不知不觉,又是一年新年到,辞旧岁,迎新年,祝大家都狗年大吉大利,健康平安,幸福快乐,旺上加旺! O(∩_∩)O~

早早打算好我俩今年要在家吃年夜饭了,就想做一桌简单的菜,喝一点小酒,一生两人三餐四季

啤酒鱼(年年有余)

芋头扣肉(幸福生活)

DSC_7462 2 copy.jpg

虎皮凤爪(招财进宝)

猪肉蘑菇糯米酿豆腐(圆圆满满)

烟熏猪尾(有头有尾)

糖醋双色萝卜(花开富贵)

蒜蓉豌豆苗(健康平安)

DSC_7560 2 copy.jpg

蜜汁豆沙果仁八宝饭(甜甜蜜蜜)

酿油豆腐,在以前小时候曾经是年夜饭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,我们当地的话把油豆腐叫做“豆腐bo”,那个bo字,不是个正式的字,应该是个语气词,形容油锅里炸豆腐块的时候,发出的噗噗和bo bo的声音。

油炸后的豆腐,表面金黄油韧,里面洁白,不过已经变成无数密集紧密的小孔状的组织,用来打边炉,煲汤,做螺蛳鸭脚煲,都少不了它,细密的豆腐芯吸足了美味的汤汁,特别好吃。

有手巧的人们,在油豆腐顶部掀开一个小小的盖子,小心的把内馅掏空,填上肉馅或者糯米馅,煮熟,有着豆腐的油香和肉的丰腴,相当好吃。按照正常的语义,这个菜应该叫酿油豆腐,我们管它叫“豆腐酿”,不但把油字给省了,谓语宾语也给倒了个儿。

山里小城的人们,心灵手巧得很,什么都可以拿来酿一酿,还没长开的香菇去了柄,剩下的半圆形伞盖可以拿来酿;山中竹林刚长出的细细嫩嫩的小竹笋,拿来剥了壳,用细针在竹笋中段破开很多道道,仍保持首尾相连,这样中间可以塞肉馅,做成好吃的笋酿;莲藕茄子什么的更不用提了,花式繁多得让人眼花缭乱,摆在专卖熟食的摊上,一字排开好多好多种,都闪着诱人的光泽,散发的迷人的芬芳。

后来在书上看到说这是著名的客家菜系,当时年少,还有点愤愤不平,明明是我们在瑶山里小城从小就吃惯了的菜,怎么就成了客家菜呢?隔壁广东在中国饮食界独步天下,作为邻居的广西,一衣带水,其实也有不少相似的饮食习惯,河粉,卷筒粉,虾饺,腊肠什么的,也都是我们打小吃到大的饮食,一直默默无闻,只有桂林米粉为人所知,倒是最两年柳州螺蛳粉的爆红,让人对广西米粉刮目相看,可惜,大概半数的人还要嫌它里面的酸笋味儿太臭 O(∩_∩)O~ 

豆腐酿平时也吃,就是没那么频繁,掏空油豆腐是个技术活儿,不留神就掏破了,裂开了,都是常有的事儿。所以做这个菜的时候,得把我们家的另一位吃货同志并着两只猫咪都赶出去,不许到厨房里来捣乱。

原料:

2包油豆腐(共计16个)
100克猪肉末
6到8枚木耳
1小把干蘑菇/香菇/花菇
1杯糯米
 2茶勺蚝油
1到2大勺生抽
1/4茶勺白胡椒粉
1大勺料酒
1/2茶勺姜粉
1/4茶勺香油
盐适量
水适量

做法:

把糯米用清水浸泡4个小时以上

把木耳和干蘑菇分别用水泡发,清洗干净,用food processor打细

加上调味料,搅匀

上掀开一个盖子,掏空里面的豆腐,填入肉馅

加足水,水里放点盐,大火烧开后转成小火,煮25到30分钟,然后再转成大火,收干汤汁

出锅啦

我们都长大了,离童年越来越远,无论年夜饭怎么变,年味怎么淡,这碗豆腐酿依然会让我心怀幸福,它让我想起小时候过年的种种欢喜和雀跃,我们吃的不光是年夜饭,吃的也是情怀,这话一点也不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