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薯干

从商店里买的紫薯干很难吃,一生气就自己动手做了一批 O(∩_∩)O~ 

DSC_4642 2 copy.jpg

我对于红薯干紫薯干,是超级有怀旧感情的。广西老家多山地,对于传统的农耕方式并不太有利,除了稻田梯田外,在山上沿着山势开垦出来的一小块一小块的菜地,农民们大多用来种点蔬菜,自己家吃,多余的就拿到市场上去卖。以红薯芋头玉米类最为常见,这类农作物种下去不需要费大力气栽培管理,产量还不低,大家都爱种。

我们家在一座小山上还曾经有过一块小小的菜地,这块地怎么来的我不太清楚,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,这曾经是个小小的儿童乐园。 我们家的小菜地上有种南瓜,红薯,佛手瓜,间或还有点玉米和空心菜。这些红薯和瓜类的嫩叶还可以炒了吃,嫩生生脆爽爽,还很嫩滑,很多人家都爱吃。其中以红薯苗和佛手瓜苗最好吃,清亲爽脆又甜又嫩。后来离开了广西,再也没有吃过佛手瓜嫩苗。红薯叶子在北美的亚洲超市常常见到,佛手瓜苗一次也没见到过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玩意儿能吃,而且还很好吃。

等到了秋天,把地一翻,还能挖出来不少红薯。蒸着吃,煮着吃,做糖水,红薯太饱肚了,这么直接吃不了多少,多余的我们就用晒红薯干。

我妈我外婆都善于做这类干货,大约是环境和条件使然,老百姓们都善于将略略富余的食物,或风干,或腌制,或蜜饯,让食物的保质期延长延长再延长。在这过程中,诞生了无数舌尖上和记忆中的美味。

每到秋高气爽的季节,秋天的山谷,阳光和煦温暖,并不经常下雨,空气干燥,是个山里人家做干货的好季节。大家都买红薯,家家户户煮了红薯,有的还顺带煮上花生,不用剥皮,直接切开,一片片平摊在大大的扁扁的竹子薄片编织成簸箕上,放在秋天暖暖的阳光下面晒。有更大规模的,竹子簸箕不够用了,就把一块平摊的水泥地收拾打扫干净了,摊晒在地上,连楼梯的扶手都会利用起来,热闹的时候,我们当时住的家属大楼,从二楼的栏杆到五楼的楼顶,都晒着红薯干,颇为壮观。

这是我和小伙伴们狂欢的季节 O(∩_∩)O~   全天候沐浴着秋日阳光的红薯干,吃起来干爽糯口,有太阳的香气。每天放学回家,就赶快跑去尝尝看今天红薯干晒的是不是又干了一点,口感是不是更好了一点,隔壁阿兰家的有没有我们家的好吃。。。到了最后,我外婆就经常嗔怪:“红薯还没干呢,晒着晒着就没啦!”

小时候纯粹深紫色的紫薯并不常见,通常都是黄色,米白色,还有着淡淡一圈圈紫红色的花心薯。

现在紫薯在亚洲超市里面,很常见了。不过最常见的那种白色表皮的紫薯,做成红薯干,不太好吃,淀粉含量太高了,做出来的薯干太干,容易噎着,最好吃的是那种外面紫红色里面也是同样紫红色的紫薯,大爱。

这一筐里面有白皮紫心的紫薯,紫皮紫心的紫薯,还有黄皮黄心的红薯

挨个儿洗刷干净,放进垫了蒸架大锅

DSC_4179 2 copy.jpg

大火烧开后,转成中火蒸30到40分钟,时间长短根据红薯多少和大小来决定

紫薯微微绽开,露出里面美丽的紫红色

剥开一点看看,很明媚很娇艳的紫玫瑰红色

白皮的紫薯切开来,是很正的紫色

把几种红薯都分别去皮,切成长条,放到风干机的架子上

DSC_4222 2 copy.jpg

设置到水果/蔬菜档,即135F/ 57C

风干机吹了八九个小时,都已经半干啦

风干好的红薯干,可以这么直接吃,就已经很好吃

我最爱的吃法,是用个袋子给装好,放一放,放上半天或者一晚上的,红薯干内部剩余的水分会在袋子里循环,逐渐的把被风干得有点硬的表面重新变的柔韧,吃起来,软中带轫,有嚼头,口感也好。

因为这种紫薯干自身糖分高,表面会微微闪亮,透着迷人的光泽,是我的最爱 O(∩_∩)O~。。。

DSC_4553 2 copy.jpg

相比之下,白皮紫薯淀粉含量高,做出来的卖相差一点,口感也差一点,没有光泽感,口感也偏硬一些

DSC_4664 2 copy.jpg

皮黄心的红薯做出来薯干无论卖相和口感都很不错,比较接近小时候的味道

因为是风干机做出来的,虽然干净快捷,总觉得缺少了阳光的味道。

吃几块红薯干,喝几口咖啡,想了想,缺的哪里是阳光,缺少的是记忆里的旧时光和跟小伙伴们一起偷吃的童趣。

同样的食物,中间隔了悠长的时光和距离,做得再像,味道也再不是一模一样了。